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脑机连接 > 第43章 漂移
????魏风晨有轻微的耳鸣的毛病,这是脑部手术之后落下的,这毛病在坐飞机的时候尤其严重,所以,他非常讨厌坐飞机,然而,现在他必须从巴塞罗那飞回去了,因为自己的导师病情加重,希望见他一面。

????导师戴星明比魏风晨更加不喜欢跟人相处,所以,魏风晨自从跟他分别之后去了欧洲旅行,已经很久没见导师,交流也不过是通过互联网,他俩都不认为感情联络一定需要面对面。

????但最近,戴星明似乎并不这么想了,他真的老了。人在80岁的时候,大约会有一半的人会罹患不同程度的老年痴呆,虽然戴星明贵为科学院院士,也落入了不幸的那一半。

????英雄迟暮,话不多说,跟老师对视,魏风晨想起了美国国家地理摄像师的一张照片,那是曾经游弋在非洲某个保护区的湿地的狮子王年迈之后被活活饿死的枯瘦如柴的样子。那照片中,一只大象靠近,年迈的狮子王挣扎着本能地想离开危险。没错,大象会故意杀死狮子,因为小象不小心的话,会成为狮子的食谱,这个梁子就算结下了。

????老人唯一值得欣慰的,可能是他留下了一个女儿,年轻水灵的戴月,站在老父亲身边,形成了一幅强烈对比的画面。

????魏风晨不会说宽慰人心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导师,轻轻问候一句“老师,我回来了。”

????“可以多陪我几天吗”从来不需要跟人感情联络的冷血导师,居然有此请求。

????“好。”魏风晨答应下来,他决定哪儿也不去,安静在导师身边呆几天。

????导师身体倒是不错,还能走道,师徒俩在夕阳西下的黄昏,幽云大学的校园里散步。本来一路无话,但校园里有一个魏风晨的粉丝兴奋地跟他同框拍照,反正也没事儿,魏风晨就答应了。

????导师找到了话题“你在西班牙混得不错啊,虽然西班牙不是什么好地方。”

????魏风晨“将来说不定会有所改观,一切都是机缘。”

????导师“你还年轻,不知道人老了之后,会想念自己的故乡。说这些也没用,你去造吧,现在说这些没用,唉”老人家轻叹一声。

????魏风晨“我知道。”

????导师“你什么时候对造芯片有研究的”

????魏风晨“能源芯片的发明另有内情,这个,老师您不必知道。我现在对脑科学有更独特的认识,我对实验鼠进行了一些研究,可能发现了意识的有趣的现象。如果我猜的不错,人类的意识,是可以漂移的。只要通过特殊的脑神经的刺激,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自我认知。说白了,老年痴呆是意识衰落的现象,但通过意识的漂移,有可能把疾病掩盖。缺点就是,新产生的意识跟原来的不完全一样。病是治好了,人也不再是原来的人。”

????导师对这个当然非常感兴趣,魏风晨用了足足一个小时来解释自己的理论,因为导师精力不足,注意力断断续续,还好这是导师研究了一辈子的东西,一个小时,让导师初步认可了他的猜想。

????这意味着,老年痴呆是可以治疗的,不过,损失的是自我意识,你还是你,却又不是你。要不要意识漂移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导师“如果有一天,我不记得我女儿了,或者不记得你了,再来做这个治疗。我现在就可以写下遗嘱和意愿,让我的女儿、领导、下属来作证,免得到时候连做决定的能力都没有了。”

????魏风晨“老师不要放弃希望,我呐,会继续完善我的实验,中国的灵长类实验动物比欧洲便宜太多了,等我芯片工厂建好了,赚钱了,会回来幽云市做进一步的实验。”

????实验猴可没地方捕捉,要不然会被野生动物保护组织追杀的。

????导师现在就可以开始,我手里还有几千万的经费可以动用,这就是当院士的好处。

????魏风晨“不用了,几千万远远不够。”

????导师苦笑了一声“好家伙,翅膀硬了,几千万都不放在心上。”

????三天过后,导师请魏风晨回去,伤离别的当儿,导师把魏风晨的手跟戴月的手摞在一起,动情的许愿“要是你们能在一起就好了,唉”

????魏风晨怕戴月尴尬,没敢看她表情,俩人的手挨在一起,长达三分钟。

????这三分钟最难熬的,却是导师的另外一个学生,一个对戴月一往情深深几许的学生,他的妒火不逊于亚马逊雨林的林火。

????“你有什么要跟风晨说吗”戴星明对女儿说。

????“你们说会儿吧。”他把女儿和魏风晨撩在当场,自己拉着亚马逊走了。

????戴月扭捏尴尬道“我爸说的,你别放心上。”

????魏风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请保镖吗”

????戴月一怔“为什么”

????魏风晨“因为戴老师有一个项目是研究人类情绪和神经元反应的,我看了很多的微表情的数据,最近重新复习了一下,收获良多。可以这么说吧,如果有人要对我不利,我只要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

????戴月“好厉害。”

????魏风晨“所以,我明察秋毫,看你表情就知道很多。”

????戴月不服气“不可能”

????魏风晨“对,不可能,虽然郎有情妾有意诶,你知道我在西班牙有一个同居的洋妹子吧”

????戴月“好像是的,八卦新闻有报道。”

????魏风晨“那么那个经常采访我的女记者知不知道”

????戴月“伊梵娜。”

????魏风晨“她对我很好奇,有一次甚至没有采访团队私下里约我吃饭,我正准备出发,发现跟我同居的洋妹子在跑步机上一边跑一边饱含热泪,我就奇怪了,难道她知道了我跟女记者有约会这么隐秘的事情。我问她为什么哭。她哭着说减肥真是太辛苦了。”

????戴月掩嘴笑喷。

????魏风晨叹了口气“我当时感觉自己对她产生的感情恐怕反正我挺感动的,你看她为了减肥这么拼,我却准备去跟她的情敌吃大餐。想想,还是算了,于是,放了美女记者一只大鸽子。”

????戴月“难道你准备跟洋妹子结婚”

????魏风晨“不知道。反正现在我不打算跟她分手。一切等以后再说吧,能源芯片即将试产,正是关键时刻,希望这货真的能行,否则一切都是黄粱一梦。”

????戴月“如果试产成功是不是真的价值几百亿欧元”

????魏风晨“几百亿欧元是庸俗的一面,更有意义的是氢能源时代到来了。”

????戴月不忿“说话真难听,说你的就好了,为什么要说我庸俗”

????魏风晨“是你真的庸俗,开创氢能源时代跟赚几百亿欧元,孰轻孰重都分不清。”

????戴月气坏了,甚至握起了拳头,一副要动用羞羞的铁拳的架势。如果不是不远处自己父亲和亚马逊在那里看着,说不定铁拳就打出去了。

????“我走了。”魏风晨朝导师和亚马逊挥挥手作别,心中既没有赚几百亿欧元的欣喜,也没有开创氢能源时代的自豪,因为,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