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螳螂妖的现任大女皇和统治者。”夏柯希尔款款行礼,对安格玛非常尊敬。

????“哦”

????安格玛对此很感兴趣,他原本以为,由于历史的变更,这位遭到惧之煞腐化后,将螳螂妖族群带入泥潭,最终伏诛于卡拉克西英杰与联盟部落英雄之手的大女皇,已经不会出现在这条时间线里了。可事实却与其正相反。

????他不由好好打量了一番夏柯希尔。

????身高四米有余,比起他熟识的蒂尔,要稍稍矮上一些。两对手臂,四条修长优美的步足,从气质到体态,无不彰显着螳螂妖皇室最为优良的血统。

????尤其是那双大大的,占据了脸庞大部分空间的眼睛,目光中既有些受到打量的慌张,又有着身为一名女皇的端庄沉稳。更重要的是,还有一点用安格玛上一世的话来说,有点萌。

????头顶呢,则戴着一顶金冠,身上穿着点缀有金色条纹的大红色法长裙这本不符合螳螂妖的审美,但自从安格玛拯救螳螂妖脱离苦海以后,这种效仿安格玛的穿戴风格就成了皇室的象征。

????就在夏柯希尔被瞧得越来越慌张时,安格玛开口问道“蒂尔是你什么人”

????“哦”夏柯希尔组织了一会措辞,似乎在想怎么才能用先知听得懂的语句表达螳螂妖的传承,“我的曾外祖母。”

????安格玛不免有些惊讶,都一万年了,可夏柯希尔才是蒂尔的第四代子嗣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恍然了。螳螂妖皇室血统精纯,有着远比普通螳螂妖更为悠长的寿命。

????但让他好奇的是,他记得从自己走后,螳螂妖社会就发生了某种类似于“政教分离”的变革。执政权由担任了大宰相的至尊者柯尔凡及卡拉克西长老会把持,而大女皇只是负责与信仰将他当做信仰主体的新宗教相关的事务。

????可夏柯希尔却称自己是螳螂妖的大女皇和统治者。

????难道又发生了什么变革让大女皇再一次成为了螳螂妖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安格玛好奇道“现任大宰相呢柯尔凡呢”

????夏柯希尔理解了安格玛的意思,一边让手下搬来座椅,让先知就坐,一边解释道

????“是这样的您离去前,曾对我们说过,一万年后的未来将波橘云诡,浩劫会集中在这一时期接踵而至所以自从您八百年前归来,至尊者柯尔凡就从琥珀中苏醒了。他一直在带领螳螂妖积极备战,为迎接这样的未来而殚精竭虑地工作。五十年前”

????夏柯希尔叹了口气,神情黯然下去“至尊者没能抵过岁月的侵蚀。去世前,由于新任大宰相的人选并不符合他的预期,他便与卡拉克西长老会决定,将执政权交予我,要我继续率领螳螂妖为了必将到来的浩劫而努力,直至您的再一次归来。”

????去世了么安格玛深深叹息。

????柯尔凡是一个智慧非凡的螳螂妖。他仍然记得,一万年前与其相识的经过。

????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自己只是螳螂妖摆脱黑暗信仰的直接原因,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柯尔凡这样英明的领导者。若没有柯尔凡,螳螂妖就没有今天,也无法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摆脱上古之神,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里。

????在内心里,安格玛是非常钦佩柯尔凡的,甚至将其摆到了众多艾泽拉斯英雄和被历史证明的英明领袖的同一位置上。

????纵使已经在一百三十万年里见惯了悲欢离合,生老病死,但安格玛还是忍不住为故人的逝去而伤感。

????说到底,柯尔凡肯打破螳螂妖持续了一万年之久,早已固化下来的社会体系,重新将执政权交还给皇室,也证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夏柯希尔确实有着非比寻常的能力。若她不是一个能在即将到来的艰难时期中带领螳螂妖走向光明的女皇,柯尔凡是不会这么做的。

????安格玛相信柯尔凡的眼光。

????“那你的曾祖母呢”他对搬来椅子的螳螂妖皇家卫士微微点头,惹得后者受宠若惊,然后坐了下去。

????夏柯希尔伤感地回答道“曾祖母也在十几年前,在沉睡中去世了。”

????“什么”安格玛惊讶地问道,“怎么会她不是一直在琥珀中沉睡吗”

????“直到您走后的第两千三百年,曾祖母才进入琥珀中沉睡。那时她的寿命,其实就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一旦从琥珀的封印中苏醒,恐怕就很难再陷入沉睡。八百年前与您的那次见面后,其实曾祖母就难抵岁月侵蚀了,得益于我们在凯帕冬眠技术上取得的突破,她才得以继续将自己封印到凯帕琥珀中。只可惜她还是没能挺到今天。”

????和柯尔凡一样,蒂尔同样是世所罕见的领导者。作为血脉最精纯,受到上古之神影响最深的螳螂妖,她肯毅然决然地抛弃黑暗信仰,并将执政权交给更能带领族人走向光明的柯尔凡,就是最好的证明。

????抛开受到安格玛体内的亚煞极之心本源吸引不谈,她在螳螂妖社会变革期间,确实起到了极大的正面作用。

????八百年前,她用了唯一一次苏醒的机会,可见到的,却并不是朝思暮想的先知,而是代替自己前来的艾萨拉。安格玛真是不知该作何感想。

????“他们的墓穴在哪”安格玛问道。

????夏柯希尔领着他,来到了皇宫深处。在宫殿正中,有着三个大型神龛,神龛中分别树着三尊雕像,居中“先知尊像”最大,左侧是至尊者柯尔凡,右侧则是大女皇蒂尔,神龛前面摆放着许多贡品,空气中萦绕着芬芳的焚香气味。

????这两位在最艰难的时期,为族人带来光明的领导者,确实有资格被当做神只膜拜。

????安格玛无言地注视着雕像,在神龛前站了很久,权当缅怀逝去的故人。而夏柯希尔,也一直在他身后恭敬地等待着。

????良久后,安格玛回过身来,说道“夏柯希尔,是时候了。我曾预言的浩劫,就要到来了。”

????夏柯希尔深深行礼,恭敬答道“谨遵差遣,先知。我很荣幸,能为您的事业倾尽所有。”

????“这不是我的事业,”安格玛温和看着对方,“而是螳螂妖的事业,艾泽拉斯上所有种族的事业。为了抵抗终焉之刻的到来,而需要每一个族群,每一个个体精诚团结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