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爆笑Z班 > 第五百八十九章:树下的意外
????海岛下着雨。

????这个季节不会有狂风暴雨了,雨下了一晚,但不大,一群拔草贼披上雨衣,进入林中寻找野菜去了,白鹿在沙滩上捡一些海水冲上来的小虾小蟹小贝壳。

????白鹿走过沙滩旁一株热带树,发现路小曼正撅着屁股往上爬,这个傻批在干嘛?

????“路小曼,你在表演猴子上树吗?”

????“¬¬”

????路小曼回过头白了白鹿一眼,只怪海岛太小,低头不见抬头见,哪都避不开这个小恶魔,就连大半夜出去如厕都被撞上了,真是羞死人了……

????“你爬树干嘛?”白鹿没好气的道“小心不要摔下来把你的屁股摔成四瓣。”

????“¬¬”

????白鹿看了一眼热带树的果子,继续道“你是想要摘树上的果子吗?这种果子又不能吃,你傻啊?”

????路小曼忍不住了,愤愤的道“你能闭嘴吗?”

????“这果子不能吃。”

????“我知道。”

????白鹿看到热带树上吊着一个鸟窝,恍然大悟“你是要掏鸟蛋?”

????路小曼翻白眼“你能不说话吗?”

????“不能。”

????“>﹏<”

????路小曼努力爬到树俏的位置,小心翼翼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只幼鸟,伸长了手想将幼鸟送回鸟窝里,白鹿了然一笑,这个女人可能是路过看到一只幼鸟掉在沙滩上,于是想把幼鸟送回窝里,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但她可能不知道,鸟是一种很敏感的动物,极有可能因为她在幼鸟身上留下气味,母鸟就因此不在回来了,她的善举可能会连累害死一整窝小鸟。

????这就是妇人之仁,为了救一个人,反而害死更多人,有的时候,为了顾全大局,我们只能见死不救,虽然很残忍……

????白鹿并没有提醒路小曼可能会好心办坏事,也不是所有母鸟都会因为人类在幼鸟身上留下气味就会遗弃自己的孩子。

????路小曼倾斜着身子,尽力伸长了胳膊,终于将幼鸟送回鸟窝里,她欣然一笑,高度紧张的情绪一松懈,忽然手脚一软,她惊叫着摔下来了。

????白鹿回过神,下意识伸手去接,他接住了坠落的路小曼,为了卸掉巨大的下坠之力,他抱着路小曼转了一圈,两人一起摔在沙滩上,四片嘴唇意外地贴在一起……

????世界仿佛静止了。

????葱白无名指上戴着婚戒,路小曼显然已嫁为人妇,柳叶弯眉下一双水灵眼眸,娇艳的脸蛋白皙中透着红晕,她真的是一个沉鱼落雁的美少妇,他其实不想刨人家的墙角,但别人家的冰淇淋,吃起来就是甜,白鹿不动生色吻着路小曼的唇。

????路小曼完全呆住了,仿佛被抽离了灵魂,一动不动压在白鹿身上,樱唇依然贴在白鹿唇上,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终于回过神了,羞愤地推开正在悄悄占自己便宜的白鹿,失魂落魄地跑开了……

????两人先后回到营地,营地内的气氛也变得暧昧古怪起来。

????白鹿低眉顺眼吃着野菜芭蕉海螺汤,路小曼的表情已经从端庄的贤妻良母变成了母夜叉,死死盯着白鹿,犹如毒蛇盯着猎物,俏脸上满是羞愤,一失足成千古恨,她只是意外把嘴唇贴上去了,没想到白鹿居然不动生色偷偷吻她……

????好浓重的杀气!屁大点事,真是一个爱计较的小媳妇儿,白鹿避开路小曼杀气腾腾的眼神,小心翼翼吃着滚烫的海螺汤,营地内三个男老师也察觉到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了。

????既然祸已经闯了,那就勇敢面对,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无所畏惧,做男人就是要敢于承担责任,犯了错不要害怕,要勇于面对一切后果,我们只要做到一件事就行了,那就是犯了错有多快跑多快,后果让鬼去承担……

????摊上大事不要怂,也不要怕面对,只要跑得快就没事了,白鹿借一个尿遁之术,脚底抹油了,他真怕路小曼一冲动,抓着刀冲上来跟他拼命。

????路小曼已经彻底回魂了,咬牙切齿目送白鹿进了林子,她很想追上去,白鹿已经触犯到她的底线了,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路小曼终究没有追上去,心烦意乱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拿出了一本书,想看书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但发现根本看不进去,心里总是想起树下那一幕……

????“路老师。”

????路小曼看向帐篷外的静静,温声道“什么事?”

????“我可以进来吗?”

????“当然。”

????外面的雨已经很小了,静静脱下雨衣鞋子,进入了帐篷,坐下来后,她紧张地抓着衣角,欲言又止,路小曼摸了一下她的头,善解人意的开口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路老师,你是不是在跟白鹿谈恋爱?”

????“啊?”路小曼没想到静静会问这么一个问题,羞得脸都红了, 急忙辩解道“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静静羞涩的小声道“如果你们不是在谈恋爱,为什么要亲吻?我们看到你跟白鹿在沙滩的树上亲吻了。”

????“⊙⊙”

????路小曼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这意外的一幕居然正巧被人看到了?她面红耳赤的解释道“那是一个误会,你们没看到我从树上摔下来了?”

????静静摇摇头“我们只看到你们躺在地上搂着亲吻。”

????“我们没有亲吻,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们的嘴因为巧合贴在一起而以。”路小曼越解释越想哭,感觉自己的解释真的很苍白很牵强,她当时由于太惊愕,一时没有反应,他们可能吻在一起超过了十秒,怎么看都不像巧合……

????等等,我们?路小曼眼角抽搐了一下“除了你看到以外,还有别人也看到了?”

????静静慢吞吞的道“我身边当时很多人,他们应该也看到了。”

????很多人?路小曼羞愤越绝,真是羞死人了,一个发生在树下的意外,变成了瓜田李下,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 她真想挖一个洞把白鹿给埋了,该死的小王蛋,她的清誉全都被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