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中,许知意的面色坚冷如铁,隐隐带了几分煞气。

????徐泽渊站在这边与她对视,却是勾起了唇。

????如今大局他已经完全掌控了,对于许知意这个毫无威胁的人,他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在媒体面前,许知意不管说什么,都是没有用了的。

????媒体看真相,但是也更懂得看局势,如今的局势如何,从刚刚所有的信息中都已经非常明了了。

????该怎么提问,该怎么报道,媒体们心中已经有数了。

????果然,媒体们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出来彼此眼中的凝重。

????雷厉风行的许家家主,如今已经卧病;顾家让人敬畏敬仰的顾家那位,也重伤昏迷。

????如今的许知意,已经失去了最强硬的靠山。

????即便她本人曾经靠一己之力在娱乐圈翻云覆雨屡屡反转结局,不算个简单人物,但如今已是声名狼藉,好牌尽失,明显是已经没有了翻身之日。

????而与之对比的徐泽渊,却是完全不同。

????偌大的许氏集团,终将成为徐泽渊的囊中之物,顾氏的顾东陵,以及k国的越凌寒,都与他关系匪浅这明显可以看出来,这商界的天下,以后将是徐泽渊的天下!现如今也是所有人最后的立功机会,以及投靠向徐泽渊,向他表忠诚的机会!几乎有点心思的人,都知道了该怎么选择。

????镜头对上许知意的脸后,原本曾经对许知意毕恭毕敬的媒体们,都瞬间变了一副脸,问题提出来也犀利至极,毫不留情。

????“请问许小姐,您是如何对顾总下手的?”

????“请问许小姐,您做出这样的事,您不会有丝毫的愧疚吗?”

????“许小姐,您如何对得起您的父亲,如何对得起徐先生和您的姑姑?”

????“许小姐,您考虑自首吗?”

????“许小姐,顾氏集团应该不会放过您吧?

????听说顾家老爷子中风后便非常的不大好,甚至有消息传出来说他已经去世了,您能否解释一下,这是否属实?”

????“顾家老爷子一向非常看重和宠爱您,他的故去,是否和您有关?”

????“许家主也被您给气倒了,许小姐您这样的人活着真的还有价值吗?

????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去世?

????!”

????最后这一句话问出来,几乎全场都静默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个说出这句话的记者,内行的人一眼能够看出来,这是一家臭名昭着的报社的记者。

????他们以语出惊人作为噱头,博人眼球,是业内非常厌恶的记者行。

????平时他们在采访时不是没有说出过这样难听的话,但是那些被提问的对象,都是穷凶极恶罪大恶极之人。

????而现在,他居然在许氏集团旗下的倾城娱乐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是当着许知意的姑父和倾城娱乐的所有高层说出来的,这样的情形着实让人震惊!难道,许知意真的就彻底被踩下去了,甚至连一家恶名昭着的媒体都可以对她发起攻击了?

????毕竟曾经许知意也风光无限过,这样的对照,确实让人有一瞬间的失神。

????“都看着我做什么?”

????那个被众人盯着的无良报社记者立刻开口,语气里带着理直气壮,背脊挺得直直的,活像是非常的有正义感。

????他看向众人,道:“许知意犯下了诸多错误,就该被送去警0-察-局绳之以法。

????她连累了这么多人,这些人也都是有家属亲人在的,像她这样忘恩负义不仁不义的畜生,就该早日去世!”

????说完这一句,记者又立刻转向徐泽渊,原本停止的背脊一下就弯了下去,脸上的正义感也被狗腿谄媚之色所取代,他问道:“徐先生,您说对吧?

????我没有说错吧?”

????“”众人一阵无语,却也都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巴结和看形势做选择是大家都会做的事,但是像这个记者这么一点脸面都不要的,还是少见。

????但是他有一点还是没有说错的,现在这种时候,只要徐泽渊说他的话没有问题,那么他就是没有问题。

????众人看向徐泽渊,而商场上的老狐狸们,也都是露出了几分冷笑,对徐泽渊的回答仿佛早已经有所预料了。

????果然,只见他沉默了片刻。

????露出了难过的神色。

????挥了挥手,徐泽渊道:“好了,就不要说这样的话,来扎我的心了,我已经非常难受了。”

????他这一句没有回答记者的问题,却也没有否认。

????而且他说的是扎他的心,意寓着这些话对许知意不算伤害,可以随意说,只是他听得难过,毕竟许知意在让他伤心。

????这话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可以踩许知意,甚至当成诅咒她去死的信号。

????众人对视了一眼,几乎已经想好了今日的头条届时要怎么去写。

????不论如何,都会有一条热搜。

????其中的内容讨论绝对是:许知意作恶多端,被正义记者当成叩问何时伏法,何时去世!之后,许知意伏法已经去世的话题将被带节奏,被人一次次讨论;到最后,许知意什么时候去世,已经不重要了!对待许知意的采访问题愈加犀利,几乎是失了底线和分寸。

????许知意身边的小助理早已气眸子通红,可是自始至终,许知意却都没有反驳任何一句。

????“总监”小助理不甘的拉扯了一下许知意的衣袖,眸子都急红了。

????许知意却是冲她轻微的摇了下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稍安勿躁。

????毕竟这些人的言行,都有帮她记着呢。

????思极至此,许知意的目光略微瞥向了旁边,神秘之处,一个镜头将这里所有的事都记录了下来。

????她露出了几分冷笑,对上了徐泽渊的目光。

????“自诩为学者,用的却是如此卑劣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徐泽渊先生的档次,着实让我震惊。”

????她无视媒体的所有刁难,却是对准了徐泽渊出击,这让不少人都愣了愣,有些忐忑的看向徐泽渊。

????这是她许知意和徐泽渊的战场,徐泽渊很明显会接招,并且进行回击,这种时候他们不敢插嘴。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徐泽渊。